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手工坊 > "听说是河北人。" 听说是河北总会去喜欢一个人 正文

"听说是河北人。" 听说是河北总会去喜欢一个人

来源:佛手金卷网 编辑:财务投资担保 时间:2019-10-29 14:39

一个男人或女人,听说是河北总会去喜欢一个人,或是被人喜欢。

我上小学之前先念了一年学前班,听说是河北这未免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我和那一干子傻小子傻闺女一块儿在教室里坐着,听说是河北听女老师们胡说八道着所谓做人的道理。我们每天中午都不让回家,吃完了饭要在桌子上趴着午睡,有一次我着了风,把嘴给睡歪了,老师很着急,使劲儿给我往回掰嘴,掰了一下午才好。我中午总是睡得很香,口水流得满桌都是,一年学前班上下来,桌子上已经呈现了一幅优美的中国地图,雄鸡的脯子上还挂着个鸡心坠子,那是我上台唱“春天在哪里”时涂了口红后给睡上去的。我们班那时候有同学在学校也订了早饭,要是订早饭的人生了病没来上学,老师就把他的饭放在讲台上,任凭苍蝇绕着那油条和咸菜嗡嗡飞,等那同学哪天来了再把它们领走。我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么粗的油条,油汪汪的可香着呢,这对我听课也造成了很大的干扰。我生来就知道好多事,听说是河北那是长辈们写在乡下的故事。我记不得我的长辈们,听说是河北但他们写在乡下的记载是像我们这样的孩子每个都要读的,那些记载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色,到现在这个时代,对于这个世道的纪录却有了更多的惊叹号。乡下生长的孩子不懂得太多的惊叹号,我们憧憬着万物,去理解可能是长辈们在感叹世道的平和和万物的吉祥。雨天的泥沙中,时常能看到些条理悠长的纹皱,那就是先长们给我们的启蒙哦……原来我们没懂哦。

  

听说是河北我生于1986年。对我的生活有所记忆那还是从80年代末开始的。我试过和红裙子昼夜不停地聊天,听说是河北徒然使用空泛的语词表达各自封闭的内心。她不断向我索求希望,听说是河北而我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除了死亡没有别的解脱。SARS-1在她的肺部留下阴影,SARS-2在她脑海里留下空白。她为了让我记住容颜,冒着把我忘得一干二净的风险。(这究竟是爱情还是反爱情?)红裙子不像我,她从不认为与命运抗争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但尤其让我不解的是,她竟然从中找到了率性而行的理由。红裙子凭感觉而不是理性的分析作出决定,这一度让我对她非常着迷。我是被绅子拖进屋子的。我的确睡着了。绅子光着身子,听说是河北与和我睡觉的那个夜里一样把我抱在怀里,听说是河北他说着竹叶竹叶你跑到哪里了,我屋里找你,你怎么能跑到门外来呢,门外有很多坏人的,他们会打你的,你的头还没好,再被砸一下就开花儿了。绅子抱着我在屋子里晃,我小心地看着他,不敢去回应他,不敢碰他。屋子里仍然臭烘烘的,但地上已经被绅子收拾干净了。那个女人还在床上睡着。这时已经是早上了,墙上挂钟敲了好多下。绅子拨拨我的脸,笑着和我露着白牙。我顿时涌上来一股爱意,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向他。绅子说,哦,竹叶你真的学乖喽,你好乖噢。我稍稍的亲昵可能弄痒了绅子,他忍不住哈哈哈地笑着,把床上的女人终于给笑醒了。女人懒懒地在说话,问绅子几点了,绅子说几点了都一样,白天晚上都是闲着。女人说头好痛,酒不好。绅子说起来再喝点儿就不会头痛了,回龙酒最灵。女人说打死也不喝了,就掀了被子光屁股起来了。女人分明是看见了绅子怀里搂着的是我,看得清楚。

  

我是那种很记仇的人,听说是河北记得很深,听说是河北所以我一直祈祷别人不要跟我结仇。被李元打了以后我站起来就跑,也不还手,你他妈一米八几谁和他动粗啊。我一边跑一边哼,也没打算找人来帮手,找人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是孬种吗,别人打还要丢份那可是男人的大忌。那我去哪呢,哦,对了,工地上水泥好像还没拌完,大过年的民工兄弟们又不在,这些吊破事还要我这包工头自己干。那些民工你还别说,真是他妈的要命,社会上说风就是雨,你想啊,一群人学叫花子大冷天睡在马路上堵路要钱。我他妈招谁惹谁了啊,要钱找老板去要啊,老板不给就砸他房子轮奸他老婆,跟我较什么劲。记者那天采访我,我既不好说老板的坏话又得罪不得民工大哥们,夹在中间的感觉还真像被闷在女人乳房中让人窒息。不就是拌点水泥么,我他妈那个二十七层的永兴大厦都盖起来了,还玩不起这个我就不信了邪。听说是河北我是神经病。我本来就是。

  

我是省公安厅刑侦科科长景茶,听说是河北这几个我的同事。有个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待会回答我的提问,必须告诉我事实以及事实之全部,明不明白?

我手上拿着本杜拉斯的《街心花园》,听说是河北心不在焉的翻着。老头让小娟坐在她跟前,听说是河北说孩子我来只想跟你聊聊天没别的意思,年纪大了,一个人在家闷得慌,出来打发打发时间。

老头说你放心,听说是河北我就当你是我的孙女,当爷爷的为孙女花钱不会心疼的。老赵说:听说是河北“别跟他罗嗦,八成是个疯子,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出去!”

泪水冲刷之后,听说是河北肖媚娘的声音特别清亮、恬静。离婚那天,听说是河北老本站在冲浪者天堂的夜色里,听说是河北从马路一边眺望另一边极限游乐场的蹦极塔。辉煌的弹升舱在半空中上下飞舞旋转,人们在尖叫。看了足有一个小时以后,他决定坐上去。弹升舱被喷射上半空的时候,老本的胸口里突然好像没有了心脏,弹升舱落回来的时候,心脏也没有回来。老本觉得这种感觉美妙极了,他不知道失重的感觉是这样美好,如果知道,在雨林里的时候他一定会抱着小洛从瀑布的顶点跳下去。然后他就昏倒在地,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在医院,小洛来了。老本不记得谈了些什么,也许谈了点雨林,也许什么也没有谈。医生说他的心脏有问题,这让老本觉得很好笑。一个曾经的徒步旅行者及捕鳄人的心脏竟然如此脆弱,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笑,就像伊恩死后,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感到轻松一样。小洛一度很气愤,因为小本说他要离开家庭,和同性的爱人去同居。老本想,他或许是当真的。他还年轻,没有经历过那些恍惚不清的事情,他不知道爱这件事情其实比老本的心脏还要脆弱。老本对小洛说,他们要经历自己的生活,那就让他们去吧。然后,在洛俪亚的生活里,老本在物质和精神两个世界里同时彻底蒸发。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753s , 7276.3046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听说是河北人。" 听说是河北总会去喜欢一个人,佛手金卷网?? sitemap

Top